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2章 蜜糖不正经电影(1/2)
蜜里调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chater53

  赵月在初中就认识了仲湛静。

  刚开始的时候,赵月觉得她是一个特别懂事的女孩,『性』子淡淡的,很温和,与每个人都相处得很好。

  但是慢慢的,赵月发现那些温和有许多都是表面装出来的,仲湛静对待不喜欢的人或者朋友,也可以永远笑脸相迎,做个谁都不会讨厌的和事佬。

  但当触犯到她利益的时候,她第一个永远想的只有自己,完美的全身而退。

  仲湛静骨子里是自私的。

  赵月热心想要为她两肋『插』刀,但仲湛静的想法是借刀杀人,又站在道德高地,一旦有什么问题,就立刻撇清关系,保全自己,说她自己完全不知情,一切都是赵月的错,是赵月自己要拿前途开玩笑。

  仲湛静眼里只有周孟言——

  周孟言对她的感觉。

  “赵月,对不起,如果让周孟言知道这件事和我有关,他肯定会生我的气,我和他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你别告诉他好吗……”

  这是她曾经说过的话。

  赵月看清了她的冷漠和自私。

  更让赵月恶心的是,在她为仲湛静出头之后,对方竟然还虚情假意选择和阮烟继续当好朋友,不管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温柔人设不崩塌,还是不让周孟言在心底对她产生反感,这一切都让赵月觉得心寒。

  昨天的一通电话。

  仲湛静把所有想法和盘托出。

  赵月终于明白,这样一个虚假的朋友放在身边,哪天说不定就虚假到她头上了。

  赵月受够了和这样的人相处。

  赵月对周孟言道“你应该不知道她喜欢你这么久了吧?从高中到现在,她的确装的挺好的,你和你朋友都没察觉到。”

  “那次你们去苏城出差,她是故意跟着你一起去的,本来以为你买了蛋糕是给她过生日,谁知道你把蛋糕送给了你太太,你对阮烟有意无意的维护态度,都让仲湛静嫉妒抓狂,但是她偏偏装作友好地靠近你太太,估计你太太现在还瞒在鼓里呢。”

  她说着,就看到男人的瞳『色』渐渐变深,直直看着她,唇线平直,微微下塌,如同进入深冬一般,带着周围的气场都冷了下来。

  赵月继续言“那次你生日,她为你策划了生日惊喜,给你挑了礼物和餐厅,你转头把阮烟带来了,她知道你们相爱了,哭得很难过。所以后来阮烟刚好来到剧团,我当时心里心疼她,想要为她出出气,所以我提出要改剧本,仲湛静没反对。”

  当时的对话是——

  赵月“我把她的剧本改得凄惨点,让她加一些被打的戏得了,我就是想看她演戏也不痛快。”

  仲湛静“这样,不会被发现吗?”

  赵月“怎么可能,她就是个小配角,谁care她。”

  仲湛静“嗯……”

  “后来她以为你要去美国,还挺开心的,觉得你们肯定要分居,还去阮烟面前提了嘴,就是希望阮烟对你们的感情产生动摇。”那天晚上仲湛静来找阮烟前,在和赵月吃饭,就提到了这件事。

  “仲湛静从骨子里就看不起你太太,她说如果你商业联姻娶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女生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偏偏是阮烟那个各方面都不如她的瞎子。

  我记得她回国第一次见到你和你太太,那天晚上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见过阮烟了,觉得一点都不配站在你身边。”

  ……

  赵月说完一切。

  周孟言敛着睫,黑发微遮的黑眸敛着情绪,背着光下,面『色』光影黯淡。

  他轻敲了两下桌面,而后抬头看她“说完了?”

  赵月“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仲湛静。”

  “打算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她身上?觉得自己很清白了?”

  赵月一怔。

  她本想抖出仲湛静,从而转移周孟言对自己愤怒。

  下一刻,男人含笑的声音从面前传来——

  “但是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我都打算计较。”

  ……

  赵月离开,临近正午,日光渐大。

  周孟言按下电话,通知江承进来,而后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单手『插』兜,看着下面的风景。

  “周总,您找我?”

  江承站在办公桌前。

  “听说仲氏公司最近在和思雅集团在谈一个很大的合作案。”

  一束阳光从男人脸上晃过。

  薄唇轻启。

  “去查查他们的洽谈进度。”

  繁星坠在夜幕中,星光『荡』漾,空气中带微微的燥热。

  阮烟坐在阮云山的病床前,给书本夹上书签,而后合上,“爸爸,我今天就先和你读这么多,等下次我再继续。”

  阮烟把书放到床头,手肘撑在病床沿,笑看着阮云山

  “感觉爸爸最近更有精神了。”

  虽然没有醒来,但是她知道父亲在一点点的好起来。

  “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能听到你醒来的消息了。到时候……”

  阮烟想到阮家的事,又突然害怕父亲受不了那样的打击。

  但是无论如何,醒来才有一切的希望。

  不管怎样,她永远都会陪在父亲身边。

  病房的门被推开,阮烟看到男人走进来,弯起唇角,起身,“孟言,你来啦。”

  刚从公司过来的周孟言走到女孩面前,揽住她,“爸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

  周孟言陪她坐在这聊了一会儿,而后就说去找医生问问最近的情况。

  “我们一起去吧,我这边也待得差不多了。”

  阮烟拿起包,手掌被他牵住。

  两人离开,病房里一片,半晌,床上闭着眼睛的人,手指再次一动。

  从疗养院回到家,阮烟说口渴想吃西瓜,男人就说让佣人去切。

  “我不要切的,想要完整的半个,可以用勺子来舀的。”

  她嘿嘿笑。

  夏天这样吃西瓜最舒服了。

  最后周孟言拿了半个西瓜,牵她上了楼,男人问“要不要再看部电影?”

  她一愣。

  “……正经的?”

  他扯起嘴角,在她耳边问“你问的是正经的看电影,还是看正经电影?”

  正经看电影。

  看正经电影。

  两人走进影音厅的时候,阮烟想到什么,面『色』浮了层热气,轻声嗫嚅“还有不正经的电影?”

  他看着她眼底划过一道情绪,就见着阮烟抬头,眨了眨眸子问他

  “不正经的电影是什么?”

  阮烟装傻。

  他微俯下脸,拉近了两人的视线,漆黑的眸光映照着她的脸庞,他沉声反问“烟儿不知道还是没看过?”

  “唔……”阮烟心虚地移开目光,“我没看过。”

  他笑了下。

  “那就是知道了?”

  阮烟没想到被他反套路了,仰着脖子,仍然保持镇静地看他,声音很轻,“那你看过吗?”

  见他没说话,阮烟噢了一声,“那你肯定看过。”

  “嗯?”

  “我听说你们男的都有看过,或多或少。”

  “那个……好看吗?”

  他笑了下,“感兴趣?”

  阮烟刚要矢口否认,男人就揽住她,温热的唇含住她的耳垂,低哑的声音从唇中泄出“想看的话,以后可以带你一起看看。”

  “……”

  阮烟整张脸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他见此,笑了下,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尖,“逗你的。”

  “我怎么可能会让你看其他男的。”

  她被他牵着到沙发上坐下,抿抿唇,有点好奇“长得帅吗?”

  他转眼看她。

  阮烟轻咳一声,“帅哥美女,养眼嘛。”

  他侧身倾向她,把她半圈在沙发里,“喜欢养眼的?”

  “……”

  “是谁每次都说要关灯,觉得不好意思看我的?”

  “你老公这么养眼的,你都不看?”

  “……”

  阮烟没发现这人以前这么自恋呢?

  她忍不住扬起唇角,就听到他道“别笑,今晚你别想关灯了。”

  “……”qaq

  “你是太帅了,我不好意思看你。”

  他眼里『荡』漾开笑意,“多看看就习惯了。”

  阮烟轻推了他一把,“看、看电影。”不正经的事等会儿再说。

  两人随便挑了一部喜剧片。

  阮烟被电影逗得笑,然而周孟言的注意力不在电影身上。

  全在她身上。

  他舀了一口西瓜,送进她嘴里,而后轻捏住她的下巴,封住她的唇,将灼热的气息喂到她口中。

  阮烟如一颗糖,糖纸被剥开,而后融化在他的唇和手上。

  她最后发现。

  无论是不是看正经电影,这人都会想尽各种办法欺负她……

  第一轮巡演结束后,阮烟在家里休息,得知了欧拉公司股票上涨的消息。

  这和之前周孟言所预测的那样。

  只是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反而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周孟言把她接下来的安排,告诉给了阮烟,末了扣住她的发顶,柔声道“接下来可能欧拉会有一些巨大的变动,不要担心,安心交给我,嗯?”

  “好。”

  而另一边,欧拉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阮乌程看着这几日的公司的股价,脸上带笑。

  其实原本这份财务报表,没有比上个季度好多少。

  当前几天拿到财报的时候,阮乌程意料到,如果这份季报发出去,很有可能会再次使股价下跌,那么他质押在银行的股票,就亏了本。

  所以他和甘庐,还有冯庄,联合起来私底下施压了cfo,让其偷偷篡改了季报里的数据。

  事实证明。

  现在没有人会关注这份报表,一切平静如水。

  阮乌程只安慰着自己,只需高枕无忧。

  一切都在他完美的计划之内。

  时间流逝到八月初。

  仲湛静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和赵月联系。

  她们从前也不是没有冷战的时候,赵月的『性』子很冲,感『性』行事,经常冲动做事,平时都是仲湛静包容忍让她的情绪,但是这一回,她也不想去忍让了。

  反正过不了几天,赵月又会回来找她和好。

  改剧本的事,其实她从良心来说,的确愧对于赵月。

  她讨厌阮烟,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发泄自己的愤怒,只能装着表面友好的样子,原本她觉得阮烟不过是一个联姻的工具,周孟言不会走心,但是直到那天生日,她看到两个人接吻,她对于阮烟的嫉妒又上升了一层。

  直至赵月告诉她,她所编的话剧,阮烟竟然来饰演小小的一